當前位置:中國卡車網> 資訊 > 零部件 > 發動機 >

三點“不一樣”,詮釋安康產品的核心競爭力

  新生力量總會被問到的一個問題是:你的核心競爭力是什么?

  言外之意就是,你憑什么認為自己有后發優勢?你跟先進入者,到底有什么不一樣?

  曾在美國底特律柴油機公司、通用汽車公司長期從事產品研發、并在康明斯擔任過多年總工程師的安徽康明斯動力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安康)產品總監陳戎有著足夠寬的視野和足夠深的積累,他對安康“不一樣”的解讀,信息量頗大。

安徽康明斯動力有限公司產品總監陳戎安徽康明斯動力有限公司產品總監陳戎

  理念不一樣 “路試中出問題是值得慶幸的”

  背靠康明斯這樣的百年老店,在很多人眼中,安康的優勢自然是技術。不過在陳戎看來,這樣的判斷沒錯,但并不夠全面。

  畢竟在動力設備領域深耕了100年,康明斯產品的動力性、經濟性具有優勢理所應當。相比于這些,陳戎認為,可靠性才是它的最大競爭優勢。

康明斯美國總部展區Logo康明斯美國總部展區Logo

  “康明斯有個已經存在幾十年的專業,即可靠性工程,它根據客戶需求預測產品投產和成熟時的報修率,且有量化指標,并且有特定的開發流程來驗證這個指標。”他告訴記者,這項工程的難點在于量化,目前還很少有發動機企業具備這個能力,“給出量化指標需要一整套方法,涉及歷史數據、新產品變量分析、失效模式分析等。有了這樣的目標和流程,才有可能提供用戶滿意的可靠的產品。目前,安康也在建立可靠性工程能力。”

  用戶對安康產品可靠性的信賴的另一個層面,是誠信。“說到做到,就是承諾的是什么、就一定是什么。比如我們發布的產品數據都是經過100%驗證的,不會給出一個沒經過驗證的數據,”他說。

  有這樣的理念支撐,在做用戶道路試驗時“發現問題值得慶賀”也就不難理解了。去年開始進行道路試驗的10多輛配裝康明斯的江淮卡車,在終端用戶手中行駛里程有的已經超過10萬公里。今年三季度開始,安康還要增加Beta樣機的道路試驗。“通常我們要做Alpha樣機(手工樣機)、Beta樣機(生產線樣機)兩輪道路試驗,原因在于,雖然兩者的供應商可能完全一樣,但由于Alpha樣機批量小,無法識別量產中可能出現的問題。對于Beta樣機,我們要求用量產的工序、模具、檢測方法來反映量產狀態,而且是在生產線上裝機,這樣能識別實際生產過程中可能出現的可靠性問題。” 陳戎毫不隱諱地說,在用戶道路試驗中收集了很多問題,“發現失效時是值得慶賀的,因為只有這樣在投產時才能避免從未見過的問題,大大減少客戶要承擔的可靠性風險。”

  流程不一樣 不輕易說“可以”

  重視可靠性,其實是北美的傳統。動輒投資幾十萬美元的重卡需要充分發揮價值,在北美,康明斯重卡發動機在100萬英里大修后繼續運行是常見現象,這就要求產品具有極高的可靠性和很長的服務周期。來到中國后,情況發生了變化,中國卡車用戶的要求是快速、低成本維修。需求不同,康明斯的VPI流程也在改進優化。

  VPI,即價值包導入,就是在產品設計與開發過程中,通過嚴格的流程把控,來保證產品開發設計時能夠量化的提升產品質量。康明斯的VPI流程經歷數十年沉淀,仍在針對新的市場和應用持續優化。所以,陳戎才會有這樣的觀點:與數據庫和技術標準并稱為康明斯三大核心競爭力的,是流程。

安康試驗室集中監控中心安康試驗室集中監控中心

  這些核心競爭力的導入,讓安康也變得不一樣。“產品按照D、L、P三個階段發放,其中,D是詳細設計狀態,L是小批投產狀態,P是批量投產狀態。三個狀態都要求長周期、不同情況下(實驗室、整車、用戶真實道路使用)的實驗驗證。”他告訴記者,很多企業里所說的“這版標定可以發放”,在康明斯的流程中很可能只是“詳細設計版”,“對我們來說,沒有完成系統的實驗驗證是不可能發放給客戶的,因為按照我們的流程要求還有一系列工作要做。“比如排放,按照法規要求,做兩遍WHTC循環、通過環保部國六驗證是一種“通過”,但這遠遠無法驗證在用合規性。

  陳戎說,要“通過“康明斯標準下的排放合規性認證,“我們會把各個可能的風險點都以開發流程管控起來,對不同功率不同應用不同市場環境重復驗證很多遍,來識別并解決可能出現的后處理系統失效、惡化等情況。此外,我們人為導入系統性誤差如傳感器偏差或漂移,除了使用標準國六燃油也會用含硫量嚴重超標的燃油,這樣就充分評估了市場燃油不規范的風險,從而保證即使是國六復雜的系統,用戶在使用中也不會出現合規風險。”

  技術不一樣 選擇獨特有理由

  因為不一樣,所以不一樣。在中國市場,康明斯是個特立獨行的存在。在國六階段EGR路線成主流的背景下,康明斯選擇了非EGR路線。“對于有豐富歐六和美國EPA2010排放技術應用經驗的康明斯來說,國六的挑戰不是技術本身,真正的考驗是市場使用環境和法規監控內容之間的矛盾。考慮到中國復雜市場情況下子系統失效率風險,我們選擇了非EGR技術路線。”陳戎介紹說。

  做出這個選擇“并不僅有降低成本,規避失效風險的動因,還基于康明斯智能控制2.0能夠實現動態閉環控制的信心。康明斯在3年前做過預研,比較了帶EGR和非EGR技術路線,判斷高效SCR控制策略閉環控制能力可以滿足國六法規要求,并將具備性能、燃油經濟性、尤其是可靠性方面的多重優勢。未來安康的國六產品路線,也會延續這個選擇。”他說。

安康產品展示安康產品展示

  除了廣為人知的非EGR路線,特立獨行還表現在很多方面。

  國六燃油系統的設計指標是另一個例子。歐六做法是高噴射壓力2200bar,國內大多數產品為2000bar,而康明斯國六4缸機選擇的是1800bar。這個選擇規避了高噴射壓力系統成本高、噪聲大,油泵附件功率消耗就大影響到經濟性的問題。能夠這么做是基于康明斯在燃燒優化方面的能力和了信心。目前數據看來康明斯4缸機國六產品在噪聲上會有明顯優勢。

  在曲軸材料上,國內四缸機通常采用鍛鋼,而安康的4.0L機采用鑄鐵,顯著降低成本。其實,能用低成本的鑄鐵材料正是設計能力的體現。安康國六4升機最大扭矩730牛.米,采用鑄鐵曲軸設計已經通過所有強化驗證試驗。

  國六階段,安康產品還會有更多的不一樣,比如可供選擇的缸內制動、啟停技術。

  2019年,對康明斯和安康來說都有著不一樣的意義。如同陳戎所說,對于100歲的康明斯,他相信它會因“可靠”而有200周年、300周年;對于成立半年的安康,他相信在母公司的賦能下,安康會像它“安康”的名字一樣吉祥如意。

來源:中國卡車網 作者:滿春
掃描分享到微信好友或微信朋友圈
反饋咨詢

請您簡短留言:

推薦車型更多
品牌首頁>>
相關文章
相關車型更多
招聘職位
哈哈南京麻将